你只是表面上很努力,所以依然过得很煎熬

義往昔 6月前 ⋅ 133 阅读

前些天在福建玩的时候,点了咖啡和朋友匆忙小聚,聊了些琐事,也聊到最近很多大号被封,朋友说:“虽然自己不太认同咪蒙,但之前看了她的《你有没有想过,你会平庸到死》,仔细想了想,我这么一个不求上进的人,可能真会这样,怎么办?”

怎么才算“不求上进”,网上搜了下关键词,在知乎上看到有个相似的问题:“你见过最不求上进的人是什么样子?”竟然有1800多万的浏览量,其中一条点赞很高的评论:“他们为现状焦虑,又没有毅力践行决心去改变自己。三分钟热度,终日混迹社交网络,对着手机和电脑的冷光屏,可以说上几句话的人却寥寥无几。他们以最普通的身份埋没在人群中,却过着最最煎熬的日子。”

看完这个回答,我突然感到不舒服,这描述的好像就是我以前每日的生活轨迹。表面看上去很努力,却一直“以最普通的身份埋没在人群中,过着最煎熬的日子。”

这些年,从《初言》到乐活,从锦时到ANJI工作室,每次转身都还算遂人意,但有时候生活往往会给你开个巨大的玩笑,逗你得意忘形后,让你哭。少年太得志容易让人心生狂妄,但一个人经历的失败和挫折过多,也不是什么好事,而这两样都同时在我身上发生。很长的一段时间,我陷入了一种焦虑中:没有力气再往前走,也没有余地往后退,原地踏步却又心有不甘。

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是看手机,周末休息懒在床上和手机作伴,稀里糊涂就丢掉很多时间,后来看到国外有项研究数据,原来这样的我并不孤独,因为全世界有62%的人和我一样。这好比某种病菌,明明知道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遏制或根除,势必恶化,我们却仍然听其自然。就像塞利格曼提出的“习得性无助”,因为重复的失败而造成的听任摆布的行为,做事总是拖延和懈怠。

在我焦虑停滞不前的这两年里,当年一起在风则江文学奖获奖的校友,有的出了书,有的成了学者,我也知道他们光鲜的背后一定有艰辛的付出和独自煎熬的孤独时光;但是看看现在的自己没有人